谁有贵州快3微信群-重庆最新新闻
点击关闭

基地一个-常平的小戏小品创作中有许多类似的作品

  • 时间:

男子关掉潜友气瓶

常平鎮經過多年的發展,打造出了品牌,形成業界有名的基層文藝發展樣本。

小戲小品基地創排的《局長家事》《動物園遊記》《時尚生活》《戲里戲外》《獅舞吉祥》等作品主題深刻,妙趣橫生。劇中的主角多為生活中普普通通的小人物,他們在舞台上的一言一行體現着藝術的真實,滲透着創作者濃濃的民生情懷和人文關懷,在給工廠林立的南方小鎮增添歡樂的同時,也能觸發人心深處最柔弱的一部分,讓人起共鳴,有所思。

一个小中见大的文艺男    

「我們是基層文化單位,常年接觸到的都是普普通通的小人物,作品肯定要有泥土氣息。」在秦川的辦公室里,掛着著名表演藝術家李文啟贈送的書法作品「小中見大」,4個字言簡意賅,是對其創作風格的高度概括和褒揚。

在小戲小品上做出一些成績后,秦川有了更大的野心。接下來,他準備組織粵語白話小品的排演,讓基地能夠更好地在常平紮根,現在已在招募本土演員,今年下半年將完成一場粵語小品專場演出。他還有更大的野心,就是進軍話劇市場,據悉,目前他們已經在和中國田漢研究會合作話劇《倒不過的時差》。

「我們應該用更加平和的心態去關注人,在一條滾滾的河流中,一勺下去,很難只舀出泥沙或清水。」秦川不喜歡單獨將某一類人拿來在作品中突出,他覺得刻意去關注或者屏蔽一個群體都是不成熟的表現。外賣員和警察雖然代表了社會上兩個不同的群體,但有交叉在一起發生各種關係的可行性,他們在舞台上所帶來的溫暖能讓人感覺到生活遠比藝術精彩。

2003年,秦川從四川來到常平鎮主導小戲小品創作工作,16年來,在當地政府的扶持下,常平的小戲小品創作成績斐然,這個工廠林立的南方小鎮逐漸形成了基層文藝創作的獨特樣本,未來他們還要進軍話劇市場。

用小品展示城市性格在一個偏遠的北方農村,要過年了,村裡3名留守婦女準備殺一頭豬,犒勞一下在外奔波一年了的丈夫。3人個個表面上像個女漢子,勇猛剛強,但真到了動刀的時候,又個個膽小如鼠,鬧出了一串笑話。

形成基層文藝發展常平樣本

秦川自稱患有創作焦慮症,有的時候為了寫一個作品,他會變得非常「冷漠」,整個腦子都沉浸其中,連愛人跟他說話都聽不見。經過多年的合作,他和團隊成員已經形成默契,經常三四天就能排練出一個作品,但每一次排練的過程都非常折磨人,有時候發生分歧了,有人甚至會摔杯子發怒。

秦川編劇的小品《殺年豬》劇照。

常平小戲小品基地還舉辦各種創作研討會、表演培訓班、小戲小品編導演培訓班,這些培訓班招收學員不局限於常平鎮,而是面向整個東莞市乃至全省,婁乃鳴、李文啟、宮凱波這些經常參与央視春晚創作的喜劇大咖們都曾受邀來常平講課。在秦川的挖掘和帶領下,一批原本和喜劇不搭邊的人跨進了小戲小品的世界,他們活躍在各鎮街的文廣系統,讓整個東莞的小戲小品創作都火了起來。

這是常平鎮小戲小品創作基地排演的一個小品,故事的結尾,3名婦女的丈夫都因為要在位於東莞常平的機械人產業園趕工而無法回家過年,她們先是很生氣,後來決定來一次反向春運,坐高鐵來到東莞與丈夫團圓。

東莞的包容性在讓不同地域的人融合在一起的同時,也帶來不同文化的融合,像活水一樣成為秦川創作的源頭。秦川曾專門寫了一首歌《天南地北常平人》來表達直把異鄉當故鄉的情感:「我是本地人,你是新莞人,有緣相聚在常平,就是一家人……」

這個名為《殺年豬》的小品曾入圍第六屆中國戲劇獎·小戲小品獎的決賽,亮相央視的《我愛滿堂彩》欄目。其不僅呈現了東莞元素,更是從深層次折射了中國城鄉人口流動大、工業化城市東莞吸納大量外來人口的時代背景。

常平有個派出所把轄區內的外賣員發展成了治安協管員,讓他們輔助公安民警了解社情民意。秦川得知這個事兒,感覺很新鮮,就跑去和他們聊天,聊着聊着就寫出了《鐵騎隊和外賣哥的故事》。

野心是進軍話劇舞台喜劇能帶給人歡樂,但其創作往往都是在煎熬中度過的。「創作就像女人生孩子,孩子出生的過程讓人特別痛苦,但孩子出生后,每一個媽媽都是高興的。」劉艷經常出現在秦川編導的小品中,她原本是一名播音員,在秦川的幫助下,她一步步挖掘出自己的表演天賦。在小品中,劉艷經常能說多種方言,用極強的語言塑造力來增加作品的喜劇張力。

外賣小哥和鐵騎隊員聯手在大街上用衣服接住了一個墜樓的小孩,救了一條命——這是秦川剛剛根據真實故事創作的話劇小品《鐵騎隊與外賣哥的故事》的結尾。在這個13分鐘的作品中,操着南方口音普通話的東莞鐵騎隊員和一對說河南話的外賣哥夫婦鬧出不少笑話,從對立逐漸走向合作。

常平的小戲小品創作中有許多類似的作品,同樣在央視展播過的小品《隨軍好家屬》中,5名來自全國不同地方的軍嫂分別用評劇、豫劇、黃梅戲、山東快書、流行歌曲講述了自己在東莞做隨軍家屬的經歷。12分鐘的小品中,不同的方言和曲藝形式互相切換,直觀地反映了東莞這座城市的多元和包容。

小戲小品基地先後有近30個小品在央視展播,4次榮獲中國戲劇獎·小戲小品獎。2014年,常平鎮小戲小品基地被中國劇協授予「中國戲劇家協會東莞(常平)全國小戲小品創作基地」牌匾,成為全國唯一設立在鎮級文化單位的國家小品基地,類似的基地在全國總共只有4個。秦川本人還入選東莞文藝名家推廣計劃,並在各種級別的比賽中斬獲獎項,成為同行眼中的獲獎專業戶。中國戲劇家協會副秘書長周光曾表示:「從一個鎮的角度看,常平小戲小品的創作在全國範圍內幾乎是獨一無二的。」

「孫悟空再厲害,也逃不過如來佛的手掌心。對於我們文藝創作者來講,腳下的這塊土地就是如來佛的手掌心。」作為常平小戲小品創作基地的負責人,秦川在創作的過程中深受城市性格的影響,東莞的海納百川常常被他不經意間植入作品。「我們經常會說某個城市有包容性,這話看起來是虛的,實際上卻是實的。」 在他看來,藝術家總難脫離其所在城市文藝土壤的滋養。

「劇情和結構搭建好了,人物的一言一行放在其中就會很突出,笑料自然就來了。」秦川和團隊在創作的時候不會首先考慮語言「包袱」和各種快餐式的流行語、段子,而是把更多的心血花在故事劇情的構建上。

2003年,原本在四川達州文化館工作的秦川被引入常平文廣中心,主導常平鎮小戲小品基地的日常工作,策劃各類小戲小品的編、導、演。常平鎮對基地給予系列扶持,基地每年設有專門的排戲基金,並在常平文廣中心的辦公樓里設有專門的辦公室和會議室,還有專門的工作人員,常平大劇院則為其提供展演場所。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葛宇飛

今日关键词:华为发布Mate30